第一章 重回新希望号

听书 - 第十亿次重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每一次重生都很痛苦,因为重生意味着首先会死亡,死亡总是很痛苦的。

当高逸第一次重生的时候,那种痛苦甚至让他整整一天的时间都处于恍惚之中。尤其是在濒死前大脑的最后一次放电,那是大脑试图最后一次激活身体,放电的强烈程度足以释放出一个正常人的所有潜能。所以,每一次重生都伴随着眩晕、耳鸣、头痛,等等一系列能够想到或者想不到的症候,这些之中的全部或者部分,这种幻痛几乎会伴随着重生者一辈子,一直到再次死去,再次重生。

伴随着一声轰鸣,他再次回到那个他曾经无数次回来的地方。

新希望号太空探索船。

灯光在闪烁,下方机械低沉的嗡嗡声让他耳朵有些共鸣,耳边传来急促的声音,指尖传来坚硬而且冰冷的触感。

高逸的意识逐渐恢复,他看到自己手中握着一把小口径的左轮手枪,枪口正指向这个世界最美丽的女孩。

她是谁来着?哦,对了,伊莎贝拉,她叫伊莎贝拉。神经递质正在重新恢复工作,神经突触之间的放电似乎让他的大脑噼啪作响,唤起他几辈子的记忆。

女孩的腿上带着新出现的枪伤,全身紧绷,惊讶的眼神盯着高逸,泪水布满她的整个面容,可这丝毫不破坏哪怕一丁点她的美感。

哦,是了,就是了,果然我还是回到了这个时间啊。

高逸懂了。

他艰难地唤醒神经,调动肌肉,步履蹒跚着回到那张属于他的舰长座椅上,当屁股与柔软的坐垫接触的瞬间,他感觉仿佛坐在了满是钢针的钉板上。他十分痛苦地坐下,重生的意识并不能适应这些原始的血肉组成的神经元,他感觉到浑身充满了强烈的不适。

为了缓解这不适,高逸决定使用一种强烈地刺激手段。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枪,枪是安东的。

费雷克斯-安东是他们的武官,他正坐在那里,身体被钛合金安全带锁着,目光盯着高逸。他总是这个表情,处于一种冷静与愤怒之中的感觉。这个前海军陆战队的大块头几乎不怎么笑,也不爱说话,可关键时刻永远都可以将你的后背交给他。

视觉刺激让他大脑之中混乱的神经递质开始重新有规律地运行,他张开口,试了几次,找到了震动声带的办法:

“这个老古董……我以为你们马润们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老玩意儿。”

高逸一边说着,一边活动手指。他双手艰难地掰开击锤,然后将枪口对准了伊莎贝拉。

砰!

高逸对着伊莎贝拉开了第二枪,后坐力让他双手高高扬起,牵动着他陌生的肌肉纤维和神经,让他十分痛苦。

陌生的痛苦。

这一枪命中了她的另外一条腿,她都没来得及的发出一声惊叫。

“老大!”

“舰长?”

新希望号的舰桥上响起另外两个人的惊呼声。

高逸看过去,是被安全带锁死在座椅上的两人。

一个是机师张继,严重营养不良的家伙,骨瘦如柴,如果不是虚空辉光给了他额外的生命力,也许他随时都会猝死在电脑前面吧。他是个天才程序员,机械师,虽然这艘飞船是外星技术的产物,可操作程序却是他自己写的,组装这艘飞船也有他一半的心血。

张继身边的是卢飞,我们的驾驶员,世界顶级飞行员、帆船单人横渡选手、低空跳伞爱好者,无装备潜水职业选手、徒手攀岩专业户。简单来说,就是个喜欢作死的家伙。

还有,伊莎贝拉。

哦伊莎贝拉,我们的通讯官,医师,宇宙级别的美丽女子。如果不是她发现了并且解密了沃弥尔人的通讯,人类也许到死都会被困在地球上吧。

伊莎贝拉很美,无论是她无暇的容颜,还是她纯洁的心灵,都没有任何一丝丝的瑕疵。她的美丽是跨越种族的,这个世界身上没人能够从这个完美的女孩的身上挑出哪怕一丁点的瑕疵。

哪怕是现在。

而亲手弄哭了这令人怜爱的女孩的男子此时正歪斜地坐在那张舰长的座椅上,而枪口指向,依然还是伊莎贝拉。

“告诉我,太阳上写了什么。”高逸对前面这位绝世美女问道。口中的话语不轻不重,他的额头上带着细密的汗珠,嗓音略显嘶哑,手非常不稳,胃疼得更厉害了。

“舰长,你……你怎么了?全世界人人都知道啊!”伊莎贝拉的声音在颤抖,她吓坏了,不敢相信高逸竟然会对她开枪。精致的面容带着惊慌无措,即便是这个世界最铁石心肠的人都会为之动容。

但高逸不会。

“砰!”枪声响起,子弹穿过制服,命中了伊莎贝拉的肩膀。完美的女神一声尖叫,以一个极为完美的姿势歪了下去,却因为安全带将她牢牢固定在那里。

“我知道了!”张继高声喊道,“老大你是不是刚刚时间回溯重生了?记忆可能有些混乱!你冷静一下!伊莎贝拉是我们自己人!她救过我们很多次了!她还救过你的命!”张继语速极快,他知道高逸一旦重生,会有一段时间内进入记忆混乱的时期,只要告诉他这件事,高逸自己就会意识到。

“我知道,吉吉国王。”高逸说,“所以,我这把枪里有六颗子弹,前五发我都不会要她的命。毕竟她身为‘医者’,这种程度的外伤,想要治好自己,不过是几秒钟的事儿。”

果然,倒在地上的伊莎贝拉身体微微一抖,伤口的位置浮现出乳白色的光芒,圆形弹头从伤口里掉落出来,血迹转瞬之间消失,伤痕也完全不见,只有完美的肌肤。

“砰!”高逸又是一枪,这一枪打中了伊莎贝拉的胸口。

“碰!”这一枪是她的耳朵。

“医者被打断脑干也是会死的。”高逸说。

张继在一旁高声喊道:“伊莎贝拉!你赶快说就是了!老大现在记忆混乱!你别再刺激他,过会儿他就好了!他肯定会给你道歉的!”

“我说!我说!”

伊莎贝拉全身颤抖着,她从虚空辉光之中获得的能力为治疗,身为‘医者’,她能治疗几乎一切外科损伤,可是枪伤所带来的疼痛是完全无法避免。尤其是这种低贯穿弹头,子弹留在体内,便意味着将动能完全释放在体内。由此带来的痛苦,她很懂。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她们这支队伍在全世界出生入死,不知道中了多少枪。

所以,她懂。

而且,关于高逸,她更懂,只要他开口了,他就一定会达成目的。

一贯如此。

乳白色的光芒闪过,弹头掉落,伤口愈合。

伊莎贝拉完美的双唇轻轻张开,晶莹的泪滴在眼角颤抖着,轻声说道:

“第一,这个宇宙所有的生命都源自主宰。”

“第二,只有唯一的智慧物种允许留在这个宇宙,其余智慧物种将会被彻底消除。”

“第三,这个宇宙所有的生命将会有共同的机会证明自己的存在的意义。”

啪啪啪!

高逸鼓起掌来。

一边鼓掌,一边狂笑,一边剧烈的咳嗽,像是疯了一样。

舰桥里,被钛合金安全带束缚着的几个人试图挣脱座椅,可安全带将他们牢牢锁死在椅子上,这东西本来是为了‘安全’,可现在,反倒成了众人的枷锁。

卢飞不断给张继使眼色,让他想办法接管控制,可张继看着眼前完全熄灭的全玻璃面板,又看了看被高逸丢在一旁的中央控制台。满脸无奈,这艘飞船已经彻底脱离他的控制了。他发动自身的虚空辉光,想要强行接管这里的电子设备,可当白光刚刚亮起,高逸的枪口便已经指向他。

“别动,国王,这样对大家都好。”高逸说。

于是,虚空辉光再次暗淡下去。

随后卢飞又看向安东,他知道,这个大块头有着惊人的力量,只要他愿意,别说是这个钛合金安全带,就算是这个被焊接在地板上的座椅都可以被他掰断。最重要的是,他不怕子弹。

可安东仅仅只是看着高逸而已。

笑了许久,高逸停了下来,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说道:“伊莎贝拉啊伊莎贝拉,你真的是一个完美的造物,即便在这种折磨之后,你依然是如此的完美,真的是无论我重生多少次,都百看不厌啊。我就奇怪了,这个完美的皮囊对你来说,就真的这么重要吗?重要到,你甚至不惜出卖整个人类?”

“我没有!”伊莎贝拉几乎立刻就尖叫起来,“我从来没有出卖过人类!”

“是吗?”高逸依然笑道,“那么,你告诉我,你和至善人之间的秘密约定,是怎么回事?”

“你在胡说什么?什么至善人的秘密约定?他们可是至善人!如果没有他们!我们人类至今还如同猴子一样每天仰望星空!是他们给了我们第五次工业革命的技术!也是他们给了我们虚空辉光!让我们从一群普通的猴子变成拥有超能力的救世主!他们能觊觎我们什么?”伊莎贝拉愤怒的表情依然完美,几乎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将自己的同类称之为猴子……呵,是啊,他们能觊觎我们什么呢?毕竟,他们可是至善人,宇宙之中最善良的种族啊……”

高逸的声音满是戏谑,而且惆怅。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