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旧金山往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赵白露参加美国高考,提前取得足够被顶尖名校录取的优异成绩。

接下来,直到进入大学校门,她需要做的无非是在学校里混日子,别做出什么太过分,让学校不得不记过的蠢事就可以。

偶尔请假、在课堂上走神发呆之类,都属于不痛不痒的小问题,老师们一般不会多管。

尤其是面对赵白露这样的顶尖学生,没有校长愿意错过亲手将学生送进耶鲁、哈佛、普林斯顿等名校的机会,这些优秀毕业生们,可都是各所顶尖私立学校的底蕴。

因此听赵白露说要请假教会自己跳舞,陈林芝很无所谓地答应下来,反正不会影响到这姑娘的学习,又不认识别的舞蹈老师,免得还要自己去找,太麻烦。

他前脚刚点头,赵白露立马给自己老师打了个电话,拿出女生必杀技“姨妈痛”做借口请假两天,同为女人的老师当即爽快点头,让她在家好好休息......

当天傍晚。

雇佣来的周保姆,接到电话后开始烹饪晚餐。

等陈林芝带着赵白露回家,周保姆见到柔弱白净的赵白露,心想自己老板真的太不像话,连这么年轻的姑娘都不放过,那叫一个痛心疾首。

周保姆家也有位宝贝女儿,很容易感同身受,谁都不希望自家姑娘遇到个坏男人。

不过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加上在这边工作异常轻松,白天几乎没人盯着她,看看电视、听听收音机、躺在沙发上小憩片刻都行,周保姆哪会自找麻烦,只装作什么都没瞧见,谁让是陈林芝给她发工资呢。

普通人的生活已经很艰难了,不能苛求周保姆能有多执拗,老祖宗自古就总结出了“明哲保身”四个字。

陈林芝不清楚自家保姆在想什么,当然也不会告诉她说想岔了。

最近一段时日,他逐渐适应有人帮忙做好早餐,哪怕床上被子、沙发饭桌被折腾得再乱,到晚回家都会干干净净的舒坦日子。

难怪某些有钱人家的妇人们,手指皮肤保养极好,气质十足。

家里琐事交给保姆佣人打理,她们没必要为此烦心,做饭洗碗收拾家务,听起来没什么,做起来却不容易,何况长年累月,日子久了难免会疲惫。

陈林芝租房子后,赵白露首次过来。

她被领着楼上楼下参观完,感叹道:“住在这边非常舒服,我家离道路太近,汽车喇叭声挺吵。不过我父母去圣马刁县希尔斯伯勒,刚买了套带花园的新房子,周末会去休息,他们想在退休后离开市区养老,修理草坪、养条狗之类,但我母亲不喜欢任何会掉毛的动物。”

圣马刁县位于旧金山大都会圈外,人口稀少,环境宜人。

陈林芝印象中的“乡下”,大多伴随着乱糟糟的印象,而在这地广人稀的北美洲,有些小县城格外宜居,房价不一定比旧金山市区低,圣马刁县属于旧金山富人们最热衷的养老地之一,说是富人区也不为过。

赵白露养父养母条件不错,这年代可不是哪个父母都舍得花小半年工资,给子女买一部可有可无的移动电话。

陈林芝听完并不意外,更不认为赵白露是在炫耀什么,随口说道:“这是我租的房子,如果让我去买房,我希望能离沙滩近一点,偶尔放假去圆石滩和棕榈泉度假都非常不错,价格洼地现在在港城,那边快要回归祖国,不少有钱人忙着低价甩卖豪宅,移民去英国、澳洲等地,价钱非常便宜。”

便宜是相对的便宜,哪怕货款全都拿到手,他的总身价目前也只够去港城半山地区,买一套还不错的独栋别墅。

租房子和买房子属于截然不同的感受,陈林芝一直想在时机恰当时候,入手一套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

所谓时机恰当,无疑是指赚到更多钱,即使买房也不会耽误他的生意之后。

短期内还没必要。

在屋内逛了圈,两人来到书房。

地面铺着深色胡桃木地板,书架上堆满书籍,一张古色古香的欧式书桌,摆放在靠窗的位置上。

傍晚时分。

透过书房窗户远眺,天空中晚霞迷人,海鸟正追逐着白色游艇,让人心旷神怡。

赵白露真心喜欢看书,和被父母逼出来的习惯不同。

她来到书房不急着练舞,先从书架上抽出本《了不起的盖茨比》,意外发现印刷于1934年,还有一本书叫做《我的安东尼奥》,印刷日期更早。

智能手机还没问世,电脑也处于刚起步阶段,书店的生意还相当火爆,就像写信寄送明信片的人依然挺多,生活方式比较传统。

赵白露告诉说:“看样子把房子租给你的人,家族历史悠久,除非喜欢特意收集这些老书,不然多半是家里长辈的遗物,假如遇到喜欢的人,这一书架的书能卖个不错的价格。租房子时候你有没有问房东,这些书能不能外借?”

“一年租金收我将近四万美金,所以我觉得没问题,想看就拿回家看吧,什么时候看完再还给我。我要有多无聊,才会在租房子时候问房东能不能借书,这种事只有你才能想出来。”

又是颗粒无收的一天。

罗杰正组织新老员工们培训,陈林芝希望能看见成效。

清闲一天,回到家也会觉得累,说话期间他坐在书桌旁,像在自己办公室里那样,大大咧咧将脚搁在桌面上,补充说:“要不然先吃饭,吃完然后再教我?没必要从头跳到尾吧,找个简单的舞蹈意思一下就行了,我又不是你喜欢的男朋友,估计到时候会很没意思。”

能看出对待跳舞这件事,陈林芝不那么热心肠。

赵白露本人同样不属于爱凑热闹的性格,只不过终究是姑娘,受到当地校园文化的影响,总希望让高中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她当即不满道:“交谊舞都简单,你只学一种怎么行,最好学会华尔兹和探戈,我们的校长性格保守,大概率还会选择传统舞步,哪怕是古老的宫廷舞都不会让我意外。”

帮人帮到底,陈林芝回道:“行,今晚先学,明天你可以去我公司继续教我,反正我没事可做,争取花一天时间练到熟悉......”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