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末日重响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刘响趴在一簇荒草之后,手里紧紧抓着一条由破布条连接而成的绳子,绳子的另一端连着一根木棍,木棍上支着一个破竹筐,筐子下面是刘响花了2个小时才在已经被百八十人光顾过的废田里捡到的几颗谷子。

趴了一下午的刘响,用力的紧了紧身上破旧的军大衣,活动了一下快要冻得失去知觉的身体。抬头看了看天,阴霾的天气已经持续大半天了,恐怕今年的第一场雪就要来了。

刘响摇了摇昏昏欲睡的脑袋,想让自己保持清醒。可极度的营养不良,终于让刘响的思维有些涣散了。

城破已经快一个月了,刘响一家三口跟着难民一路逃亡到此,夫妻俩都是普通人,根本没什么野外生存能力,要不是靠着发小赵光明之前接济的压缩饼干和些许药品,他们也许都撑不过一星期。

可随身能带的东西有限,再怎么节省,压缩饼干也早就吃完了,最近就靠着那几瓶常用药跟难民里的几位武修换些吃的。要不是那几个武修里有人跟已经牺牲的赵光明有些交情,恐怕这几瓶药早就被一抢而光了。可药品也有用完的时候,最后一粒感冒药已经喂给了发烧的儿子。

想到儿子小蹬蹬,刘响涣散的双眼重新有了光芒。蹬蹬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再弄不到吃的,他会撑不下去的。

“咕咕!”

忽然间有鸡叫的声音传来,刘响的眼睛一下睁的老大,他屏住呼吸顺着草缝向前看去。

就在刘响前面不远处,支起的竹筐旁,一只羽色鲜艳的野鸡绕着竹筐踱着步,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刘响强忍着激动地心情一动不动的继续等待。

似乎野鸡终于放下了自己的警惕,开始慢慢的走向竹筐。然而当它终于走进竹筐范围低下脑袋啄食稻谷的时候,刘响突然猛力的拽动了手中的破布绳子,竹筐应声而落把野鸡扣了进去。

刘响一下子从草稞子中跳了出来,连滚带爬的在野鸡掀翻竹筐前用身体牢牢地把竹筐压在身下。

感受着身下竹筐里野鸡拼命地挣扎声,刘响不由喜极而泣,终于弄到吃的了,蹬蹬有救了。

等了一会,竹筐里的动静终于轻了一些,刘响分别活动了一下酸麻的四肢,屏住呼吸慢慢的将竹筐掀起一条小缝,手从缝隙里伸了进去,准备抓住野鸡。

野鸡虽然被困绝地,但还是生动的给刘响上了一课,野生的跟家养的区别。刘响的手才伸进去,就被狠狠地叨了一口。

刘响吃痛的叫了一声,却咬着牙没有把手收回来。忍着野鸡的抓咬狠狠的抓住了它的爪子。

刘响干脆的把竹筐一掀,抓着野鸡的爪子就把它拎了出来,倒提着野鸡狠狠的摔在地上,见野鸡还在挣扎,又提起来摔了一下。

野鸡也不知道是不是摔死了,终于没了动静。

刘响虚脱般一屁股坐在地上,就这几下动作,已经让刘响所剩不多的体力告急。他也知道杀鸡先放血才好吃。可身体虚弱的他那还考虑这些,他可没有自信还有体力一路对付挣扎的野鸡。

“哈哈......!”放松下来的刘响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像现在这般开心了。

休息了一会儿,刘响用布条把野鸡牢牢地绑在腰间,背着破竹筐有些吃力的向聚集地走去,蹬蹬一天没吃东西了,而刘响已经饿了三天了。

然后刘响没有高兴多久,已经走到可以看到远处的聚集地时,竟有两个衣衫褴褛的人举着两把柴刀拦在他面前。

“把野鸡交出来。”

面对着两把锋利的柴刀,刘响不由有些心慌,一只手拔出腰后破旧的菜刀,另一只手紧紧的捂住野鸡:“不行,儿子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他发烧了,再不吃东西他会死的。”

“我管你儿子死不死,不交出来,我们砍死你自己拿。”其中一个打劫者满脸狰狞的说道。

“我,我认识聚集的张哥。”刘响提了一下聚集地中的一个武者,希望能吓唬住对方。

两个打劫者听到张哥二字,面面相窥似乎有些犹豫。可就在刘响以为对方会知难而退的时候,一把柴刀狠狠的向他砍来。

刘响下意识的往旁边一躲,虚弱的身体支撑不住,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劈头盖脸的攻击瞬间砸在他的身上,本就虚弱的刘响顿时昏迷了过去。也许是因为离聚集地不远真的有些顾忌那位张哥,两个打劫者没敢下死手,不过野鸡却被俩人抢走了。

雪不知什么时候下了起来,刘响被脸上冰寒唤醒。

挣扎着爬起来的刘响看着空空如也的腰带,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绝望的哭喊了出来:“啊...”

不知过了多久,看着越来越暗的天色,刘响抹了抹眼泪步履蹒跚的向聚集地走去。

聚集地其实就是个荒废的小山村,刘响走进村子想往住处走时,不远处的一个房子升起了袅袅的炊烟。

刘响犹豫了一下,走向炊烟升起的房子。

“我能换点吃的吗?”刘响艰难站在房外向里面说道。

房子里三男一女听到动静,迅速的抓起一旁的武器对着刘响,透过只剩半截的房门向外张望,见刘响似乎没什么威胁。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开口说道:“你想用什么换?”

刘响抽出菜刀:“我能用这把菜刀换吗?”

中年男子扬了扬手中的斧头说道:“我们不缺铁器,你走吧!”

“我没有别的值钱的东西了,求求你们!换点吃的给我吧,我儿子要撑不住了!”刘响低声恳求道。

“都是有上顿没下顿的逃亡者,我们也没有多余的食物,你还是快走吧。”中年男子冷漠的拒绝道。

刘响紧紧的抓着手里的菜刀,有些绝望的看着房里的人,一家四口,一个对中年妇女,两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艰难的转过身向住所走去。

“你身上的军大衣换不换?”突然一道年轻的声音从房子里传了出来。

刘响停下脚步,抓了抓身上的大衣:“换!”

“只能换一个野菜饼,换不换?”年轻的声音再次传来。

刘响回过身咬着牙:“换!”

......

揣着用最后一件军大衣换来的两个野菜饼,刘响急匆匆的向家走去,那家的女主人终于软了心肠,多给了刘响一个。

可刘响没走多远,就被前面一声声尖叫吓得魂飞魄散。

“怪物来啦!”

“快跑啊!”

一群人从前方跑了过来,一张张面孔满满的都是极度的恐惧。

刘响慌忙在人群中寻找那一大一小的身影,可怎么也找寻不到。顿时一股透心的冰凉划过刘响的头皮。

怪物出现的方向正是他的住所方向。

刘响拼命穿过人群,向前跑去。

赶到住处的刘响被眼前的一幕逼疯了,媳妇只剩半截的躯体扭曲的倒在路上,一只恐怖的黑鸭怪用血红的眼睛看了一眼刘响,一个展翅飞走了,满是尖牙的嘴里还叼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蹬蹬!...”刘响发出一道不似人声的哀嚎,拎着菜刀像黑鸭怪飞走的方向追去。

雪越下越大,刘响只穿着内衣一直向前狂奔,向着黑鸭怪飞走的方向。

也不知跑了多久,油尽灯枯的刘响终于摔倒在雪地里。

弥留之际刘响第一万次质问自己:

为什么不选武科?刘响你问什么不选武科?为什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