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有钱人真会享受

听书 - 炮台法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蔚蓝的天空,一望无际的平原,温暖干燥的空气。

刘夏......哦不,应该是罗兰,赤着脚,孤独地站在松软的泥土上。

“风停。”

和煦的微风立即平息,天地一片寂静,仿若时间停滞。

“要有一个实验桌。”

大理石质的巨大石桌破土而出,直升到罗兰腰间的高度,不高不矮,正好合适。

罗兰对此早已习以为常,手指在大理石桌面上连点四下。

“出现炼金材料:新鲜的血百合球茎,高度提纯的鲑鱼油,仔细研磨的孔雀石粉末,70摄氏度低温蒸馏过的黑鸡枞汁。”

大理石桌上光影连续闪动,四种材料自虚空生出,一一摆在大理石桌面上。

“充分压榨血百合球茎,出现血红色汁液后,混入鲑鱼油,搅拌5分钟,过滤残渣,得到血色鲑鱼油......将孔雀石粉末加入血色硅鱼油,快速震荡......不好!”

话音未落,血色溶液开始剧烈沸腾,有浓烈的赤红色烟雾喷发而出,隐约可见墨绿色的火光在烟雾中闪耀。

罗兰一个闪避不及,被这烟雾熏了下,脑袋一晕,仰天就倒,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

他疾道:“清除所有材料!恢复身体损伤!”

霎时,火光、浓烟、桌上的所有材料一齐消失,罗兰的脸色也恢复如常。

平原重归寂静,天高、云淡、风清。

罗兰一屁股坐倒在松软的泥土上,低头沉思:“这是中级附魔粉的制备步骤,弗米亚亲自演示过。当时他一次就成功。我完全复制了他的操作,却每次都是失败。到底是漏掉了哪个关键细节呢?”

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复盘。”

罗兰准备从过程中一点一点地找原因。

忽然,天空中传来一声娇斥:“罗兰,你又在发呆!”

娇嫩的嗓音一下将罗兰神游的心思拉回到现实。

罗兰用力一拍脑袋:“糟糕,又忘时间了。”

他用力打个响指。

“结束模拟,退出思维实验室!”

身周光影迅速转变。

头顶的蓝天白云迅速黯淡,变成了低矮的天花板。明媚的太阳变成了一盏燃烧的鲸油灯。空旷的平原成了长满霉斑的墙壁。空气清新不在,多了一股刺鼻的烟火味。

这里是巨石堡的附魔室。

说是附魔室,其实就是个不到20平的小房间。

房间东侧摆着一个冒紫火的火炉,这玩意叫元素炉,炉火温度极高,能轻易融化钢铁,高温附魔必备。西侧则摆着一张长长的石桌,桌子正中间摆着一个中空的大铁球,这是真空附魔球,真空附魔必要。铁球旁边摆着许多奇形怪状的玩意,有石质研磨钵、手摇式固液分离器、脚踏式震荡台等等,全是制备附魔材料的工具。

房间南侧,靠门的位置,有一张多层木架。架子上摆着至少一百种原始材料,有亮紫色蘑菇,不规则的乳白色石块,闪亮的蓝色水晶,绚丽的动物羽毛,甚至还有老山猪的干粪球。

木架旁站着一个瘦弱的少女。

她脸色很白,头发干枯,个头不到一米五,看着轻飘飘的,似乎风一吹就能飘走。

她叫薇思,算是罗兰的同门师姐,拥有异常出色的附魔天赋,今年不到16,虽只比罗兰大上一岁,但附魔水平却比罗兰高上一大截。据白石堡主人弗米亚的说法,薇思现在已经有中级附魔师的水准。

少女气地脸颊鼓鼓地,一双亮晶晶的黑眼睛‘恶狠狠’地瞪着罗兰:“罗兰,你怎么又在附魔时出神!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出错吗?”

罗兰摸了摸鼻子,看了眼放在身边的黏土圆环,解释道:“其实我已经......”

少女根本不容他辩解,大声道:“你难道不知道,要是没有准时完成附魔,我最多就是饿上几顿,但你肯定又得挨鞭子!鞭子打在身上,难道不疼吗?要是不巧正碰上主人心情不好,你会被他打死的呀!就像上次那样,你差一点就被打死了!你要是死了......我一个人......我一个......”

原本是疾言厉色的怒斥,说着说着,少女的眼圈却红了,声音哽咽,以至于说不下去了。

罗兰无言以对。

存在他脑海中的思维实验室,时间流速是现实的十分之一,他本来是算好时间,绝不会耽误事的,结果......不管怎么说,他的确是做错了。

见少女又要流泪,罗兰只得低头认错:“薇思,我知道错了。”

薇思抽了抽鼻子:“你保证,以后一定专心!”

罗兰立即举起手,做发誓状:“我保证!”

薇思破涕为笑:“懒得管你。东西准备好了吗?”

“好了好了。早就好了。”

罗兰伸手拍了拍桌上的黏土圆环:“你看,我用砂纸仔细磨过,表面光滑,摸不出一丝毛刺。圆环上的每一个转角,我也全都磨圆了,绝不会让人产生不舒适的触感。”

这个黏土圆环大概有2厘米厚,外圈直径40多厘米,内圈则是一个30厘米左右的洞,结构不算复杂,但转角还是相当多的,还有不少凹陷,要一一处理光滑,还是要费些功夫的。

薇思走过来,伸出手轻轻摩挲着圆环表面,只觉手感细腻柔滑,十分舒适,而且毫无缺漏,就连最细微处都被仔细处理,即使是最挑剔的人,也找不出毛病来。

她非常满意:“不错,真不错。”

罗兰嘿嘿一笑,心中暗道:“为了不挨打,我可在思维实验室里下了苦工练习。就这点活,我练了上百遍,不好才怪呢。”

摸着摸着,薇思忽然好奇地问:“罗兰,这东西长得这么怪,还要附上恒温术。你说,干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呀?”

罗兰瞥了眼黏土圆环,视线在圆环中间的洞口上停留了半秒,眼角微微抽搐了下,含糊地道:“关心这个做什么?恒温术的附魔粉准备好了吗?”

薇思注意力立即被转移:“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吧!”

等薇思准备好后,罗兰念头微微一凛,对黏土圆环释放了‘悬浮术’。

至少有3公斤重的黏土圆环立即如羽毛一般漂浮而起,悬在罗兰身前半米外的空气中,一动不动。

薇思收起所有杂念,神色肃然,她端起手中木碗,往黏土圆环上用力一泼,暗红色的粉末倾洒而出。

“附魔:恒温术!”

薇思双手连挥,小手上浮现出淡淡的白光。那些暗红色的粉末便如拥有了生命,围绕着黏土圆环飞舞着、盘旋着,最后一点一点地没入其中。

整个过程持续了有五分钟,五分钟后,所有暗红色粉末都消失不见,而黏土圆环也从灰白色变成了深红色,表面还笼罩了一层淡红色的微光,这是恒温术的法术灵光。

薇思轻吐口气,如释重负:“成功了。”

罗兰立即停止了悬浮术,一伸手,接住了黏土圆环。这时,他额头全是汗水,头顶更是热气腾腾,就好像跑了一场马拉松。

用悬浮术将一个3公斤重物体悬在空中,并在五分钟之内保持纹丝不动,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操作。

薇思就办不了这活计。她能让圆环漂浮起来,也能让圆环悬浮5分钟,但却无法保持纹丝不动。

而若在附魔的时候出现异常抖动,就会导致附魔粉附着不均,附魔就算没有当场失败,最终出来的肯定也是个残次品。

按照弗米亚的说法,罗兰对法力拥有超强的控制力,这是他的天赋。但其实只有罗兰自己知道,这一切都是苦练的成果。

“来检查下,看看有没瑕疵。”罗兰轻轻地将黏土圆环放在桌上。

“嗯。”

薇思从袖子里拿出一张棉布巾,帮罗兰擦拭额头上的汗水,擦完后,又认真嘱咐:“记得,等汗水干了再离开房间。要不然被外面冷风一吹,很容易生病的。”

“我知道的。我自己来吧。”罗兰从薇思手上抢过布巾,自顾自擦拭起来,他两辈子都是单身狗,没怎么见识过这么温柔的阵仗。

“你脸红了。”薇思嘻嘻直笑。

“快去检查吧。”罗兰忍不住翻白眼。

薇思这才走到圆环前,仔细检查。

几分钟后,她满意地点了点头:“外观完美无瑕,手感细腻柔和,每一处的温度都刚刚好,不烫不冷,这点非常难得。我想,主人肯定会非常满意的。”

一听到‘主人’两个字,罗兰心头就是一冷,脑海里浮现出一张阴沉惨白的脸,喜悦瞬间褪尽,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难以压抑的愤怒。他努力压抑着这股怒火,以至于整个人都沉默了。

薇思知道罗兰的心思,抿了抿嘴,低声道:“罗兰,主人对你的确有些苛刻......”

罗兰咬了咬牙,牙缝中迸出冷笑:“嘿嘿~”

苛刻?

他穿越到这个异世界已经5年了,回想过去5年的遭遇,如果只用‘苛刻’来形容的话,那996就真的是福报了!

薇思有些无措地安慰:“白石堡中就我们两个附魔师,只要我们努力工作,主人一定不会放弃我们的。罗兰,你的聪明才智胜我百倍,如果你能更好的克制自己的情绪,主人一定不会吝啬,一定会传授你更高深的附魔技巧。”

罗兰从来不会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的怜悯上,在地球上不是,在这异界更不是,见薇思这幅天真的模样,他嘴角一撇,勾勒出一丝冷笑,便要出言嘲讽。

话到嘴边时,他终于还是忍住了。

薇思和他是不一样的,这姑娘从小就呆在白石堡,完全没有接触过外界信息,心思单纯如白纸。哪里像他,在地球已经活了半辈子,无时不刻地经受着地球互联网信息狂潮的狂轰滥炸。

白石堡主人弗米亚的所作所为颇具一些迷惑性,薇思对他抱有幻想,也是情理之中。他说的太多,只会给自己惹麻烦。

他语气放缓:“或许你是对的吧。附魔已经完成,我回去休息了。”

薇思以为罗兰被她说服了,很有些高兴:“你安心休息吧。这个圆环是不可多得的精品,说不定主人一高兴,会传授更多的附魔术呢。”

“精品吗?但愿吧。”

罗兰瞥了眼黏土圆环,心里觉得十分荒诞:‘加持恒温术,表面光滑细腻,黏土圆环,哼~~有钱人真会享受。’

他转身朝门口走去,就在他走到门边,准备拉开木门的时候,动作忽然停了下来,随后转头将耳朵贴在木门上,仔细倾听。

薇思奇道:“怎么了,罗兰?”

“嘘~你听。”罗兰指了指门外。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很沉重,大地都在微微发颤,伴随着还有粗重的呼吸声,在地球,能发出这种粗重呼吸声的,一般都属于那种体重一吨以上的巨兽,比如犀牛、大象,超级巨鳄之类。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微思脸色越来越白,罗兰则脸色发青,因为两人知道这脚步声的主人是谁。

独眼魔格罗德!

无情的刽子手!

白石堡主人弗米亚的走狗!

“好像是朝我们来的。”薇思声音很轻,微微发抖,小手用力捏着衣角,指关节都发白了。

罗兰悄然往门左侧走了一步,靠墙的右手藏在衣兜里。他沉默不语,脸色阴晴不定,眼睛紧盯着木门,眸光晦暗。

这样的罗兰让薇思感到害怕。

半分钟后,脚步声到了附魔室门外。

“咚~咚~咚~”

脚步声无比接近附魔室,却又在最后一刻从门旁走了过去,而后又飞快地远去。

“吁~”

罗兰松了一口气。

薇思的手因为用力太久而痉挛,她小心地问:“罗兰,这回会是谁呢?”

“很快就知道了。”罗兰的手悄悄从衣兜里拿了出来。

两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无声地等待着,附魔室内的空气显得无比沉重,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刽子手没有让两人久等。

几分钟后,凄厉的尖叫声从不远处传过来,声音撕心裂肺,恐惧、绝望,就好像是即将被送进屠宰场的肉猪。

“好像是埃米!圈栏里的埃米!那个一无是处,明明有天赋,却只会吃了睡,睡了吃的埃米!”薇思低声说着,神情放松,她似乎从独眼魔的选择中找到了莫大的心理安慰。

罗兰不置可否,他打开附魔室的门朝外走。

最近半个月,格罗德已经连续带走了13个人,这些人被带走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连尸体都没有。

这频率太高了。

过去5年,从未出现过。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