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奇异的无名宫殿

听书 - 万欲妙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九尾狐心惊间,见到了李顽,露出惊喜之色。

李顽指向弯米奇处,问道:“他为何这般异况?”

九尾狐纳闷地道:“妖族老祖宗?他怎么了?”

李顽这才想到九尾狐虽然也是神祖了,却是没自己的眼力,无法穿透殿壁和那处的空间阻碍,转念一动,就觉得不对劲了,问道:“那里是妖祖的修炼之地吗?”

九尾狐点头道:“没错。”

李顽干脆幻出灵之眼,窥探四周,都没见到妖祖的存在,为此深皱眉头,感觉到很是古怪。

收起灵之眼,又是问道:“妖祖不在吗?”

九尾狐摇头道:“不知……自从羯人大军肆虐神界时,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李顽寻思一下,大手向着弯米奇抓去,可是尚未靠近,其就猛地睁眼,射出妖异的妖光,大手同时伸来,击散了他的大手。

李顽眉头更是深皱,虽然自己只是施出部分力量,却也不该是弯米奇能破的,如今他能肯定,那不是弯米奇,又是谁?是谁侵占了弯米奇的身体吗?

眉宇蕴出一丝怒色,李顽虽然以前会对弯米奇很不客气,可是他的心中很在乎这个二货,绝不能容忍其被谁侵占了身躯。

他还未有动作,底下的弯米奇突然向远处逃窜而去,眨眼不见了影子,让他一个愣神,这心虚的也太不正常,彰显了有问题。

论到比速度,谁还能有他快,甚至可说远远不如,只是跨了几步,就已追上,一拳轰去。

随着一声惨叫,李顽就抓住其往回拽,却是立觉不妙,瞬间全副武装。

“轰!”一声响,手中的弯米奇爆体,能量波极为巨大,震得分身俱皆爆灭,五行血甲也是破灭,身躯直接被炸个窟窿。虽然威力绝大,能炸的远古神祖都会陨落,但是对于如今李顽的强横身躯来说,真不算什么的。

原来这个弯米奇是幻象,一时不察,竟然着了道,这让李顽羞怒交加,气恨非常。

又是几个健步,回去后就幻出灵之眼,窥探四方,终是在地底深处发现一个殷红的红格,冷笑一声,就是大手抓去。

令李顽有点难堪的是,这次他的大手已是聚集他八成的力量,却是那里躲藏的弯米奇惊恐着抬眼,一道妖光从妖眼内`射出,击散他的大手。只是那个弯米奇已是在那里一阵虚脱,李顽的力量岂是那么好惹的,就算你能击散,也是要用尽全力。

李顽一气之下,脚一蹬,就有无形气浪暴击而去,这如锥的力量穿透那个想逃的弯米奇,让他身躯一软,就栽倒在那里,为大手抓来。

凝视着这个弯米奇,李顽心中一片怒意,他感知出来了,这具躯体里有两个灵魂,一个是弯米奇,另一个是妖祖。

这个妖祖太过邪恶,竟然欲占有弯米奇的身躯,以达到超脱的目的。可他还是低估了神宿的能耐,弯米奇的灵魂异常强大,始终没有让他侵入更深层,却也是逐渐衰弱了。

李顽只是手一动,妖祖的灵魂就被震出来,向着一处逃窜而去。

李顽任由它逃去,望着它钻入一具冷却的躯体,这正是妖祖本来的躯身。

这时,李顽动了,再次大手伸去,抓住那具躯体,拽了过来。

回归本体的妖祖十分孱弱,厉声道:“我知道你会来,为此准备了妖雷震灭蛋,可惜还是杀不了你……为了超脱,我等他那么多年成长,要不是羯人进攻,我不会这么急用上他。要是你不来,再给我一万年,我就能超脱了,现在……你敢不敢再给我时间?”

李顽冷笑,道:“你就算超脱,我也有自信拉你回来杀了,我看你就别做梦了,乖乖地死吧!”

妖祖狂吼:“不,你这个懦弱神,你就是没种,怕我比你还强……”

李顽见他失心疯般地厉吼,其实是惧怕死亡到极点,摇了摇头,直接捏爆他吸了,灵魂也是为吸魂塔吸了。

转看向周边为惊动飞来,恐惧着的妖神们,此时的他还未收起灵之眼,已窥知哪些是不忿妖祖死亡,对他心怀仇恨。随意挥了挥手,那些妖神俱皆灰飞烟灭,包括妖祖的子孙。

再转看向一个抱着弯米奇的女妖天王,心知她就是弯米奇的监护神,朝她点了点头。又是抓来弯米奇,给昏迷的他按入三个好处,这才飞身离开。

弯米奇的心魂严重损伤,一时无法醒来,自然也无法与他叙旧,等待日后吧!这个曼丹天王是真心爱着弯米奇,自然会在这时间保护好他,心怀异态的妖神也都灭了,无虞会有什么凶险。

九尾狐看着他幻没之地,有些痴神,好半响才幽幽地叹了口气。

转看向曼丹天王,道:“曼丹天王,他已是获得天大好处,这段时间要保护好他。”

曼丹天王点头,悲戚地道:“老祖宗做下这等人神共愤之事,被杀了也不冤,可是妖山现在无首,恐会生乱啊!”

九尾狐苦笑道:

“乱就乱了吧!我等应该没什么凶险,妖祖都不是他一击之敌,谁还敢对付我们,与他为敌啊!管它如何乱,我们不去问世,修炼吧!”

妖山虽然广阔,却比杀神天也只是大一些,也许内里有无数妖神兽生存,相对于远古神祖级别的神,都是能在一定短时间飞越的。

李顽竟是没窥到自己的机缘,也许有很好的机缘,但是不属于他,那就不会为他窥出来。

他飞至一处,停下来感受一个奇异变化,雪清音吸了妖祖后,不仅获得数量极多的宝物,还获得一个异能力,就是“妖眼惑众”。妖眼不仅是妖祖修炼的力量,而且拥有天生力量妖眼惑众,可以射出妖异光芒,迷惑生灵的灵魂,这至少在天方位面属于顶级迷惑力量了。

妖祖心知无法迷惑住李顽这般强大者,或许还会被反噬,才没有施发出来。

李顽对此力量比较感冒,这是可以运用在他的双眼上,在关键时刻施出,或许能有奇效。遗憾的是遇到异常强大者,这异能力还是没用的,比如妖祖遇上他。

妖山过后,就是波澜壮阔的许多海洋,如大大小小,各种不规格的蓝色圈子。在这里生活着无数海神,因为没被羯人大军波及,现在已成方外神界的主力军。以前是每五个神中有一个海神,随着陆地的神死亡太多,现在已成每五个神中有四个海神。

水君神祖和玄武神祖就是海洋生命的主宰,玄武神祖一向不出世,水君神祖也很少问事,只有十个神祖有时会出来转一圈,与陆地上一般,天王才是这里的霸主。天王之间有时会争斗一番,更多的是相安无事,相对于陆地上来说,这里显得异常宁静平和。

李顽一来就搞出大动静,一声呼喝,激起无数波澜,让许多海洋神吓的心惊胆战。

他继续在无垠海面上飞行时,玄武神祖巨大头颅从一处海面冒出来,满眼俱是无奈,飞至他的面前。

李顽笑道:“玄武神祖,召唤你没别的事,你可知海洋中有没有一些机缘之处?”

玄武神祖想了想,道:“东面有个叫做晶海的神海,深处有座无名神秘宫殿,拥有磅礴大力,便是我也不敢亲入,你比我强大太多,倒是可以去试试看。”

李顽在李心缘绘制的神域地图中知晓晶海所在,这是一座颇大的神海,却是神秘宫殿没有标出来,既然是无名宫殿,李心缘自然无法标出,但一定会绘制出来的。

李顽点头道:“好,如此多谢了!”

说着,就幻没当地,玄武神祖都看不出他的影子,往哪里去,不由得叹道:“已经快至如斯,他该有多强了啊!”

摇了摇巨大龙首,他又嘟囔:“扰了我的美梦,要不是你这般强大,我实在是惹不起,谁愿意出来啊!”

玄武神祖又是翻身而下,溅起千里巨浪,欲去继续沉睡修炼。

李顽正在飞着,就见前方出现一个头顶一圈光轮,内里是万丈波涛,人形神态是个俊秀之像的远古神祖飞来,正是水君神祖。

水君神祖一副谄媚模样,道:“李顽天王,闻听你的召唤,我来了。”

李顽斜瞥他一眼,道:“我唤玄武神祖,可没唤你啊!”

水君神祖立时点头如小鸡啄米,道:“是的,可是神驾降临,我必须出来迎驾啊!”

李顽冷声道:“行了,没你的事,赶紧给我避开远远地。”

水君神祖一愣,面色一黯,不敢不听,一溜烟地飞走。

他很懊悔与李顽为敌,这才想着来弥补过往错失,现在遭受这般待遇,怒都不敢怒,心情极为沮丧。

李顽见他离去,倒是想起冰棱炼狱里的那五个神祖,龙祖四个儿子放出来了,他们还在内里受苦呢!

想至此,就来至冰棱炼狱边,道:“巨灵神祖,鸿若神祖,屏翳神祖,句芒神祖,花神祖,你们也在此遭受不少罪,我准备放你们回去,但是谁若再与我为敌,那就是死亡命运。”

五个远古神祖还能说什么,俱是点头应是,虽然鸿若神祖看起来还是颇有怨恨的样子,李顽也不想与她多计较了,出了外面他们了解下情况就会知晓,如今的自己已是他们需要仰望的存在,也不虞有谁还敢与自己作对。

他的目光转向碧霞神祖,道:“我已是升入天神境,还需旬空帕为我建造更多空间传送阵,你是出去,还是生活在我的躯体世界中等待?”

碧霞神祖凝望着他,叹道:“我还是等等吧!”

李顽点头,又是望向彤雀天王,颇为感到奇怪,她似乎不同了。

不同的是她的态度,现在变的安于在炼狱里,不再如以往,自己一来就是投射恨毒之芒。最大不同之处,就是她竟然已经无畏冰棱的切割,虽然还是装作稍稍痛楚的模样,又哪里能逃过李顽的双眼。

李顽为之一奇,意念一动,彤雀天王就从洞·穴中飞来,为他好好地端详着,想要探出她的秘密。

彤雀天王心知自己露出破绽,心内有些慌张,强行镇定,淡声问道:“你想杀我吗?”

李顽目视着她,笑道:“我轻轻吹口气,你就会粉身碎骨,杀你,或者不杀你,又有何意义?”

彤雀天王冷声道:“好,那我告诉你,你囚禁我这么多年,我已是悟出冰火两重天的修炼之法,从此后我的力量将会突飞猛进,你可担忧?”

李顽啧啧称奇,朱雀都是火的属性,能再悟出冰的属性,这还真是了不得,这彤雀天王倒是个异才,就凭此便能称为最神孽。

他哈哈大笑,道:“你能悟出此等修炼之法,堪称奇异,但在我的眼中还真不算什么!我又何须担忧!”

说着,他意念一动,彤雀天王竟是抗不住,不受控地化为本体,啾鸣一声,雀目射出浓浓的恐惧。

他现在已经诡邪到如此境地,竟然能用意念操控自己变化,这也太恐怖了吧!

只有远古神祖们能看出来,李顽竟然是意念操控大力,强制让彤雀天王变化,这已不单单是力量强大,而是超脱天方位面力量的神异,便是己等再修个几百兆年都无法做到,为此目瞪口呆,心恐不已,他已是修至如此强大了,为何还不超脱位面而去?

没谁知晓李顽的苦,境界的桎梏让他无法超脱,只能在天方位面继续寻找机缘修炼。

李顽微微一笑,道:“果然本体呈现冰火之状,我准许你在冰棱炼狱里修炼,倒要看看你能修成如何!”

彤雀天王又是啾鸣一声,在炼狱中飞舞,本是火红的翅膀为一层冰覆盖,呈现出冰晶变幻,透着红艳艳的光芒,煞是美丽。

不知她能修的如何,李顽倒是有点感兴趣,这才没有桎梏地允许她继续这般修。

留下心思莫测的碧霞神祖,带另外五个远古神祖出去,临走前向着鸿若神祖意味深长一笑,倒是让她心里忐忑,深怕李顽会反悔。

东边海域极为广阔,东海神祖就是这里的领袖,麾下虾兵蟹将无数,真正拥有战力的海神其实也就两千多万。

晶海在东边海域的海中央,范围比之周边的海大上许多,也是东海神祖修炼之地。

李顽的不期而至,让东海神祖缩在那里,不敢出来。再望见李顽投身海里,不禁哀叹,这凶神是搞什么?

晶海很深,深至以李顽的速度也要穿梭好一阵,才能望见玄武神祖说的那座宫殿。

可以说,也只有玄武神祖能够深入这里,因为越深,水压就越巨大,普通神祖都是无法承受得住。

这座宫殿高有三百米,宽有一百米,雕梁画栋,飞阁流丹,美轮美奂。

见识过太多宫殿,这座宫殿只是属于迷你型的,小巧玲珑,秀之可爱,李顽都想抓在手中,细细观赏了。

只是,正如玄武神祖所说,李顽还能感受到无名宫殿内的磅礴大力,隐隐地透出来,使得周边水域形成真空状态。大力对他也是形成一定威胁,让他在这处转圈圈,没有轻易吸了。

“轰隆隆……”一阵阵声音似从无名宫殿内隐隐传来,很是奇诡,便是灵之眼都窥不出来。

李顽想了一会,终是吸了一点,只感力量精粹,竟是比初品圣气的能源力还强上一些。

他深感奇怪,天方位面如何会存在这等精纯力量,按理说不都是应该在遥远的空间,因为种种原因得以勾通的吗?

又是狂吸过去,精粹的力量涌入他的躯体中,差点让他身躯爆开。到底是太过精纯,猛吸的话,以他目前的强大身躯也是难以承受,不得已放缓吸速。

看着是迷你型的宫殿,内蕴能量难以想象地巨大,对于李顽来说,说是特大机缘都不足以形容。

不管它了,只要能吸,那就吸,李顽便在这里修炼中。

三千年,李家势力在天方位面如日中天,远古神祖们退避三舍,尽量不与李家发生冲突。

还好,除了藏妙殿有时会出动杀神,李家之神没有那么嚣张,外出云游或修炼中,不惹事非。

六千年,在幽神天某处,幽帝睁开眼睛,幽暗的目光扫射四方,已是能上明神狱,下察地狱,阴间之事俱皆为他所知。

他冷幽幽地道:“地藏,你几次三番欲与我作对,我一直忍了,为何还妄图操控我的幽冥空间?”

从远处传来地藏的声音:“幽帝,你禁制我几百兆年,这个怨恨日日噬心,我能忍得了吗?”

幽帝冷笑一声,道:“若是你不服,可敢面对面战一场?”

地藏哈哈大笑,道:“我不与你战,你又奈我何?”

幽帝又是冷笑,道:“不战岂能行,你以为窝藏在那里,我就不知吗……”

意念一动,就是漫天阴气向着某处飘去,显现出无数冤魂厉鬼,直欲吞噬。

那处惊天一响,“咯棱!”一声,暴起一片黄雾,出现许多鬼面獠牙的冥神,手挺幽冥叉,狂戮不已。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