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能看见战斗力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大师兄的示警很突然,但比这声示警更突然的,是骤然临身的凶猛攻势。

裴沐猛地扭头,直觉心神俱骇,老庙祝已然欺身近前,那轰隆隆作响的不是雷霆,而是盘旋着湛蓝电蛇的粗壮右臂。

观战时以为的慢吞和不善步法,等到自己面对是才知道是何等迅捷刚猛,再想避闪已经来不及,只得将心一横,迎拳而上,向死而生!

裴沐当然不会以为自己能够以弱胜强,凶猛迎击的依仗,却全在自家大师兄身上。

随着示警暴喝出口,杨凡就已经预见到了老庙祝的动向,当即运动传承自五绝剑派的两道剑意——黑光、白虹。

那总不得其要的关隘霎时通畅,两道剑意竟在剑身相融,使青锋附着一抹亮灰色且吞吐不定的剑芒。

若是此时有五绝剑派的大师在此,定然大骇。

因为未及神光境的杨凡,竟然使出了须得融剑境才能做到的剑意融合。

虽然徐氏崇尚血脉,但剑法终究是根本,这种资质,亦是骇人非常。

神袍鼓涨的老庙祝自然察觉到后背凶猛锋锐的剑意,那点寒芒遥指,让对应的肌肤不自觉的收缩。

这是真正有机会重创自己的一击,只可惜,对方的灵力积累,实在太浅了!

若是杨凡能到蜕凡巅峰,哪怕只是再多积累几年,百里邱心也不敢言胜,但此时此刻,对方的剑意,还难以让他旋踵。

迅若雷霆的拳势不减,迎着裴沐的双拳砸下,仿佛车轮碾过虫蚁,两者只一接触,向死而生的勇士便如遭重击。

老庙祝只一击便震脱了对方关节,甚至还有余力化拳为镗,点在裴沐胸上。

“噗!”

倒飞而出的勇士狠狠撞在墙上,照理说这样的力道足够在任何泥墙上开个大洞,但也不知村庙的壁岩是什么材质,裴沐只觉得后背撞在一块儿生铁,原本应该被身形卸掉的劲力反压脏腑,瞬间使其失去了意识,从墙面无力滑倒。

中洲是人族中兴之所,西贺武道源流,强者如林。

这个人人都能倒背如流的背景终于还是以最直观的方式出现在了自以为是的年轻人脸上,也击碎了他们虚妄的傲气。

瞬间摧垮裴沐的百里邱心这才扭身反肘,粗壮的臂膀仿佛木桩,同奔袭而来的剑锋,狠狠碰撞。

铁总是要比骨头硬的,但附着灵力时,这种说法就不一定了。

两道融合剑意附着的长剑总算刺破了百里邱心的手臂,却在刺入肘尖骨半寸后被生生抵住难以寸进。

更让杨凡惊骇的,是从剑上传来的巨大吸力,仿佛磁石吸铁,使他动弹不得。

杨凡知道,这是某种高妙的功体开发,因为陆雪凝曾经和他讲过,虽然单纯的灵力积累无法使修行者破镜,但灵力增长却是真实存在的。

那些被脏腑经络储藏的灵力,只是以一种不明显的方式存在,但在一些对功体极有研究的宗派里,这些储藏在身体里的灵力也并非是不能调动的。

很显然,杨凡刚刚碰到的,就是这样一种情况,如果只比武道战力高低,他和老庙祝且得打一会儿才能分出胜负,可一旦从武道交锋变成灵力拼斗,那年轻的杨凡和眉发皆白的百里邱心,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而被缴了剑,三位师弟又失去意识,情况就很糟糕了。

杨凡无奈,只得以剑指同拳法,同老庙祝继续周旋,打得险象环生。

而这样的结果就是,杨凡的灵力、体力消耗速度,都快得令人心惊,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终于,又僵持了小半刻钟后,杨凡后力不继,被百里邱心给拿住。

至此,唐天羽的斩首计划宣告彻底失败。

好消息是,老庙祝似乎并没有要处死他们的意思,或是说,暂时没有要处死他们的意思。

只是将他们收押在村庙下的地牢中。

天知道,为什么前后通风的破村庙,会有构造如此严密的地牢,但总归不用马上死去。

收押好四人的老庙祝没有在地牢多做停留,而是着急忙慌顺着窖梯爬回村庙,兴许是杨凡六识足够敏锐,更可能是老庙祝走得急忘记关上窖门。

总之,杨凡隐约能够听到水桶,抹地,拧干这样的声音,持续良久。

仿佛对老庙祝来说,清理村庙要比处置他们几个刺杀者,更加紧要。

赖于武者强横的体魄,三位师弟依次苏醒,而从伤势也不难判断,对敌时老庙祝并无多少杀心,不然震开裴沐的防御后,镗手只要往左心室处偏个几寸,某位师弟就可以直接入土。

所以劫后余生的裴沐大呼侥幸,但另外两个状态就不怎么样了,唐念凡咬着牙为双臂正骨,唐天羽沉着脸揉搓胸口化瘀,皆是沉默不发一言。

看得出来,这次失败对两个心高气傲的唐氏弟子来讲,打击很大。

如果是碰见隐世豪门或是什么宗派传人,他们倒能坦然接受失败,可偏偏百里邱心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村庄庙祝。

从前两课中积累的自信,这会儿早已经灰飞湮灭,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武道前途。

倒是杨凡,从被关押起就在苦苦思索着什么,等到三个师弟全部苏醒并开始疗愈伤势,他才如梦初醒般的一拳捶在自己掌心。

“如果融合阳炎和青木剑意,只要一次剑意爆发就能挣脱吸力,不光能造成杀伤还能把剑给拔出来!”

对于徐氏剑者来说,剑意融合是个入门难,精通难,研究更难,值得浸淫一生的课题,而误打误撞上手的杨凡,并没有满足于黑光、白虹得融合,而是迅速发现了更向前进的路。

想通关节的杨凡仿佛忘了自己阶下囚的身份,随手在地上捡起一根半尺长的草梗,就兴冲冲的舞动起来。

“大师兄,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练剑啊!”

裴沐揉搓着胸膛,呲牙裂嘴抱怨道。

“我们不是还有领队么,就算任务失败了,领队也不至于对我们置之不理吧。”

杨凡手上草梗挥舞个不停,随口答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