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成恶毒婆婆后我成了团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长安城外的十里村,大热天的老宋家的小院儿外头围满了人。

也不怕毒日头给他们晒坏了,一个二个热闹瞅得津津有味,还不时交头接耳嘀咕几句。

小院儿里,男男女女大大小小的一群人跪在阳光下,明明院儿里有些地方有树荫,但这些人都憨得可以,有一个算一个,全在毒日头底下跪着,一点儿阴凉都没敢躲。

“娘,求您了,求您别把三丫四丫卖那脏地方去,求您了!”一名衣衫上满是补丁的瘦弱妇人带着两个闺女朝着廊下磕头,声音咚咚的,特别实诚。

她们身边跪着一个汉子,汉子痛苦地抱着脑袋,喉咙里呜呜咽咽地,也不哀求,就知道一个劲儿地哭。

其他人则垂着脑袋,不敢拿眼睛去瞅旁边这一家四口,只老老实实儿地跪着,一声不敢吭。

盘坐在廊下的张翠翘掀开眼皮子瞅了一眼这一院子的人,脑袋一抽一抽地疼。

真是作孽哦!

她咋就穿越到这个鬼地方来了,遇到这种糟心事儿?

这是咋回事儿呢?

原来是原身的幺儿宋四儿在外头惹了祸事,人家要他们赔银钱五十两,这穷了篓馊的连耗子都不肯光顾的人家上哪儿找五十两去?

于是原身听宋四儿的建议,想把两个颜色好的孙女儿卖青楼去,那头价钱都谈好了,给三十两一个人,两个人一起卖还给添二两,一共六十二两。

原身一听还能留下十二两来,立刻就美滋滋地答应下来,一面儿喊幺儿去青楼叫人来领人,一面儿让大儿去将在外干活儿的妻女给喊回家。

大儿一向软弱,心中虽然不忍卖女,但不敢反抗继母,老老实实儿地跑出去将在山包上打猪草的妻女喊回家。

然后……然后张翠翘就穿来了。

“行了,别嚎了!”

“都给老娘起来!”

“咋滴?想让毒日头给晒晕了,好让老娘耗费银钱给你们治啊?”

“别说门儿了,窗户都没有!”

张翠翘学着原身跋扈的样子,扯着嗓子大吼一通。

院儿里的一帮子人这才慌忙起来,纷纷站到了树荫底下,不过转眼工夫,宋大媳妇陈氏又扯着两个哭唧唧的少女跪在了树荫里磕起了头。

宋大见她们母女跪下了,也跟着跪下。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连忙跟上,得,又跪成了一片!

张翠翘捂着胸口,怎么就听不懂话呢?

“不卖了成不成?不卖了!”

“还不该干啥干啥去!”

“只晓得哭有个卵用!”

“老娘真是欠你们的!”

吼完张翠娇就起身回屋,她关上房门,看着屋里简陋的陈设就嗷嗷哭。

坑坑包包的土墙,坑坑包包的硬泥地,靠墙摆着一个竹做的矮榻,榻上铺着稻草,稻草上是篾筵,筵上是蒲草编织的草席。

矮榻旁只放一口掉漆的木头箱子,除此之外屋里再没有任何家具。

呜呜呜……

怎么能不哭呢?

她明明是个白富美,大学毕业亲爹给了两个亿的创业资金,跟她说:“家里的家产是要给你弟弟继承的,爸给你两亿创业,要是创业成功了,都是你的,家里谁也不沾,要是失败了,爸给你一亿的嫁妆,你麻溜地滚去商业联姻。”

凭啥女子就不如男?连继承家产的资格都没有?

张翠翘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气儿,恋爱都不敢谈,跟头老黄牛似的好容易将公司整得蒸蒸日上,然后在她三十岁这天去纳斯达克上市捞老美的钱,哪知却在敲钟的时候遇到恐怖袭击。

‘轰’地一声巨响,等她再睁眼就穿越了,穿越到这个心偏到胳肢窝的妇人身上。

得,岁数上倒是差不离儿,原身三十岁,她也三十岁,不亏。

原身嫁给这家子的男人当续弦,家里头的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前头婆娘生的。

前头婆娘嫌弃这家男人没钱,跟个货郎跑了。

原身嫁过来的当天,朝廷摊派兵役,新郎官儿舍不得儿子,就自己个儿去了。

把原身给气得咧,从此就当这三个继子为眼中钉肉中刺,处处为难,用婆婆的身份压着几个儿子使劲儿磋磨。

至于说原身偏爱死了的老四,是她自己个儿生的私生子。

亲儿子!

这关系给她乱得!

这个朝代居然私生子都容得下,让她想起了汉朝,汉初打仗把人给打没了,朝廷就鼓励生育,那个时候男人少啊,所以寡妇们钻草垛子、钻林子睡男人借种这事儿稀松平常。

没人儿管!

还鼓励!

汉武帝时期大名鼎鼎的大将军卫青,冠军侯霍去病都是私生子。

张翠翘在屋里嗷嗷哭,院儿里的儿孙们一哄而散,只老大一家子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三丫四丫抹了一把眼泪,不敢置信地问自己个儿的亲娘:“娘,阿奶……阿奶这是不卖我们了么?”

这两个小丫头别看瘦瘦弱弱的脸色也不大好,可这眉眼口鼻是真长得精致,再配上巴掌大的鹅蛋儿脸,已经能看出些许美貌来了。

难怪青楼肯出大价钱买,要知道眼目下的小姑娘价格也就在五百钱到三两银之间,青楼能给开三十两一个人,可见这俩小丫头真是美人儿坯子。

陈氏搂过两个丫头,贴着她们的小脸儿心有余悸地说道:“嗯,你们阿奶说不卖你们了。”

“走吧,咱们干活儿去,别惹你们阿奶生气,不然她万一改变主意咋整啊?”陈氏拉着两个小姑娘起身,慌忙去墙边儿拿背篓和专门用来割猪草的片刀。

两个小姑娘背着背篓,风似的刮出了院儿。

然而下一秒她们就被一个少年提溜着后领子给拖进了院子,这少年就是原身的心尖尖宋四儿!

宋四儿扯着嗓子喊:“娘,这两个小贱人跑了!”

“娘,青楼的管事来了,您赶紧出来收钱画押啊!”

两个小姑娘顿时就吓哭了,只是她们的哭法不像屋里的张翠翘张嘴嗷嗷嗷地嚎,而是嘤嘤嘤地掉眼泪。

那眼泪儿啊,还是一粒儿一粒儿地掉,可招人心疼了!

青楼的管事眼睛多毒辣,先头宋四儿带两个孩子来给他瞧过,那个时候他只觉得这两个小姑娘容貌底子好,别的倒是没看出来,这会儿再一瞧……哎哟喂,好苗子啊!

就她们这掉眼泪的样儿,他们楼里的姑娘教十个有两个能学会就不错了!

这要是培养出来,将来小眼泪儿一掉,会让多少男人心甘情愿地为她们一掷千金呢!

这两个小丫头弄到手,那位给的任务他就完成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